劫難中跌宕生姿

與深沉的命運相比,煩惱不過是陌上的風沙,一股子一股子地刮來,有時會眯了眼,有時會亂了心,但都是一些瑣碎的疼,不合時宜的亂,以及揮之難去的擾。

也像是轟隆隆的悶雷。雷聲未必嚇人,只是,心的小小世界裡,一陣雨驟風狂過後,nuskin滿地泥淖,唯此,最叫人難以招架。

連煩惱都扛不住的人,一定是沒有經過命運歷練的人。命運在劫難中轉折,也在劫難中跌宕生姿。一個經歷了命運大起大落大榮大辱的人,若依然能從容看世界,這樣的人,遇煩惱只會拈花一笑。
因為煩惱實在算不上劫難。一個人,若是扛不住煩惱,才更像是人生的一場劫難。

在生命的旅途上,煩惱不過是一個個過客。過客的意思是,你可遇見千人,猙獰也好,兇惡也罷,它侵入你,卻不佔有你,只影響你的心情指數,卻不左右你的人生軌跡。也許,會讓你迷惘一陣子,糾結一陣子,甚至噁心一陣子,然後,化風,化水,化煙雲,四散了去。

最終,過盡千帆,滄海無痕。

人活一輩子,誰都會遇上煩惱。佛普度眾生,佛也有自己的煩惱。一個人的強大,其實就是從煩惱中拔腿的能力。跟煩惱纏鬥一輩子,最終發現,你卓然挺立的地方,恰恰是煩惱地,而不是溫柔鄉。

所以,煩惱來的時候,不要怨,也無須煩。它擾亂你,也成全你。煩惱更像是每個人的影子,有時候了然全無,是因為心沐浴在了陽光裡,而有時候痛苦,也只是因為,你的影子,疊合在了他人的影子裡,剥離不出來。

了斷一段煩惱,可快刀斬亂麻,卻也難免如抽刀斷水。煩惱綿延,有時是它難纏,有時是你不放,有時是少一點了的智慧,有時是缺一些斷的機緣。

距離,可以了結最難纏的煩惱。因為,再堅硬的煩惱,牛欄牌回收也有熬不過的時光。當一個煩惱人,稀裡糊塗地輕鬆和逍遙了,一定是時光暗度陳倉,幫助了他。

當然了,空間上的距離也最是奇妙。隔著遠遠的距離看煩惱,煩惱什麼都不是。有時候,看似煩惱糾纏著我們不離不棄,實則我們纏著煩惱沒完沒了。當我們遠離了煩惱,不是煩惱沒了,而是心的空間一下子變大了,盛下了更多美好的東西。

此時愉悅,是因為終於遇到了從前的自己。

每一片煩惱的影子裡,都會站著一個他人。追根溯源,你煩的是這個人,惱的是與之有關的事。最頑固的煩惱是,後來,這個人也遁去了,沒了蹤影,還要跟自己過不去,纏鬥個不休。這樣的煩惱最是無藥可治。 這時候,不妨分解出另一個自己來,嘲笑一番,辱駡一番,與心生魔障的這個自己決裂。有些煩惱,需要我們痛快淋漓地決鬥一次,nuskin 如新完敗另一個自己。

有煩惱,說明生活想欺負你了。或許,它是怕你被沒有波瀾的日子寵壞吧。其實,有時候,不妨就任它來欺負一番。試問?又能怎地?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